暖闻|东北爷们来成都开爱心洗车店:就想让残障人士体面挣钱

红星新闻

2021-01-22 10:12

字号
1月21日,成都市新都区大丰方元路603号,郑光日的爱心洗车行开业一个月了。生意不怎么好,唯一的员工小虎,在房间里烤着取暖器。
郑光日的“纵横爱心洗车行”和别的店不一样。老板加员工只有2个人,一间门面。而这个员工,还是一名智力障碍的特殊人士。
今年33岁的郑光日,是吉林延边人,2020年年初在成都的偶然经历,让他萌生了“做一点有意义的事”的想法——开一家洗车行,为智力、肢体障碍的特殊群体提供工作岗位。
2020年年底,郑光日果然来成都了。
来成都送口罩
街头遇见智力障碍男子

2020年1月27日,武汉疫情开始紧张时,郑光日飞到成都,给朋友送口罩。这不是他第一次到成都,但却是因为这次“旅程”,改变了他后来的生活轨迹。
落地后,郑光日去超市买东西,路上遇见一个明显心智障碍的男子,大概二十五六岁,没有戴口罩,身边也没有看到照顾的人。“我拿口罩给他,让他戴上,他也不理我。”郑光日说,这是他第一次注意到,原来身边还有这样的特殊人群,“以前可能遇到了,也没有放在心上。”郑光日说,后来了解到,这样的特殊群体数量不少,除了政府、相关部门帮扶外,他们很少能够融入社会、自力更生。
正是这次偶遇,让郑光日开始思考。这些特殊群体,他们能找到工作吗?自己能挣钱吗?可以养活自己吗?“我也可以捐钱,三千五千,但用完了怎么办?钱丢了怎么办?”郑光日说。
这样的念头,一直盘踞在郑光日的脑海里,偶然在网络平台上,郑光日看到其他城市为心智障碍的特殊群体开洗车行的报道,郑光日觉得这似乎可行。
为了特殊群体
揣2万元,东北爷们来成都“创业”

决定来成都的时候,郑光日身上只有2万元左右。挣钱、去别的国家、城市看看,再回去挣钱,这是32岁的郑光日此前的生活节奏。尽管积蓄不多,但郑光日还是觉得要试试。
去年11月12日,再次到成都,因为有国外旅居史,郑光日集中隔离了14天,住酒店隔离了7天,然后再“两点一线”居家了7天。等开始找店铺、办执照时,已经是12月初。
经过一番考察,郑光日给洗车店选址在新都区,距离大丰地铁站不远。特别的是,单独的一间店铺,“夹在”两家大型知名连锁汽车美容店中间。为什么要这么选?
郑光日说,他偷偷观察过,两家汽车美容店每家一个月平均洗车1000辆左右,有时候需要排长队,“等不及的,我就可以接过来。”郑光日说,这是你们四川人打麻将说的“截胡”。
自己会洗车吗?不会。郑光日说,只有“偷师”,看隔壁是怎么洗的,自己先学着,再来教员工。“偷师”对象不止是汽车美容店,郑光日还搜索了几家做残疾人帮扶的爱心企业,偷偷去学过运作模式。
店面定了,重点是招工。没有人脉关系的郑光日,只能尝试在QQ上搜索“残疾人就业”等关键词的群,然后发布招工信息。但一开始,总有人问,能不能车接车送?这让“创业”之初的郑光日很头疼。“这哪满足得了?”
郑光日没有避讳洗车店的困境,月租水电,每个月就要9000元。目前,他还没有能力给员工发固定工资,员工的收入依靠“计件考核”,“你能洗多少辆车,我给多少。”郑光日说,不仅洗车,看员工的能力,能扫地的,就给扫地的工资,能帮忙洗帕子的,就给洗帕子的工资。“我也是想让他们体面地挣钱,有能力、能干多少活,就能挣到多少钱。”郑光日说。
第一台车
3个人洗了2小时40分钟

今年23岁的小虎,目前是洗车行唯一的固定员工。每周固定时间,一家民间互助组织的老师,会陪着几名唐氏综合征、自闭症的学员来培训。
小虎爸爸罗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时候,小虎学说话晚,学习跟不上,到医院检查后发现,小虎智力低于平均水平,与人交流困难。2018年,小虎从大专毕业后,也尝试找过工作,物业管理、食品厂的岗位,但都需要能正常交流的能力。所以那以后,小虎一直在家待业。
“我带他(小虎)参加过招聘会,加过群,正好群里在问有没有找工作的。”罗先生说,通过介绍,郑光日联系到了他。去年12月26日,罗爸爸带小虎到店里面试,最终决定同意小虎到洗车店试试。“上班这么多天,他也不抵触,每天起那么早,还是挺愿意的。”罗先生说。
但让郑光日“头痛”的事才刚刚开始。“洗第一台车,3个人,用了2小时40分钟。”郑光日说,他们交流困难,注意力也难集中,这个人还在喷泡沫,那边就开始洒水,常常是教完这个,那个又忘了。郑光日(戴帽)带着洗车店员工洗车。

郑光日(戴帽)带着洗车店员工洗车。

而这第一台车,还是附近水果店老板看到洗车店专招残疾员工,好心借给他们的。“(学员练习)这几天,差不多洗了10多次了。”郑光日说。还好,小虎现在已经能够主动招呼客人,自己独立洗摩托车,“小伙挺好的,手上有冻疮,洗车碰冷水肯定很疼,但从来没有说不干了之类的。”郑光日给小虎买了冻疮膏,不干活的时候,就给他涂上。
试营业1个月,很难。品行不好的学员,郑光日不敢留,怕其他学员受欺负。女学员,也暂时不敢收,“我这里都是男的,连个厕所都没有。”“截胡”隔壁店的生意,但太贵的车,郑光日不敢接,怕损坏赔不起。孩子们洗车也很慢,一辆车一个小时,不少客人一听,等不了,也走了。
为了“扩大宣传”,郑光日开始学抖音,“每天平均洗20台车,就可以良性运转下去。”郑光日说,他有“很大的梦想”,如果有钱,希望能在成都东、南、西、北各开一家店,这样能有更多的特殊群体就业,肢体、智力障碍的特殊群体,也可以自力更生,体面地挣钱养活自己。但目标也很小,“够他们工资就行。”郑光日说。郑光日的抖音号

郑光日的抖音号

郑光日说,花着自己不多的钱来开洗车行,其实是想给这些智力、身体障碍的特殊群体“送一双鞋”,“至于他们穿上这双鞋怎么走,就看他们了。”
(原题为:《揣2万元,东北爷们来成都开爱心洗车店:“就想让残疾人体面挣钱”》)
(本文来自万博max官网地址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万博max官网地址新闻”APP)
责任编辑:徐笛
万博max官网地址新闻报料:4009-20-4009   万博max官网地址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爱心洗车店,残疾人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万博max官网地址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万博max官网地址 在万博max官网地址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万博max官网地址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