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特族的出现和房价上涨速度与工资上涨不匹配有联系,参照日本,中国是不是在进入低欲望社会的路上?房子在今天社会是绕不开的话题,青年人不是不就业,而是就业之后,到手工资和房价相比相形见绌,自惭形秽,再加上养育孩子的成本,假若没有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的帮助,夫妻小两口在城市在孩子教育成本上付出时间成本和精力成本以及金钱上,一般人难以负担。如若说年轻人佛系,不如说年轻人看透了,年轻人不好骗啦。

有1个回答

周燕玲 3天前

同意你的观察。年轻人“躺平”根本上是对社会结构性问题的消极反应。积极的应对,应该是整自身状态(坦白说,年轻人自身也存在各种问题),同时参与公共讨论,推动改变。但积极应对的条件受限,原本就主体能动性不强的年轻人消极面对,就不足为奇了。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30

对文学作品中的人物进行新的解读,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权力游戏的负面人物Jaime Lannister成了读者的最爱,乐黛云老师也讲过美国读者对《小二黑结婚》里的三仙姑情有独钟。这些解读都能让文学作品的面相更复杂,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至于杨康,情况非常复杂,我们要分清两件事情,我们批评他,究竟是批评他的什么?第一是批评他明知身世之后还选择投身金邦,认“贼”作父,无君无父,这涉及一个身份认同的问题。第二是批评他人品道德不行,比如虚伪残忍,例如折断小动物腿再接上,冒充动保人士取悦母亲;你继续看,会看到他贪图富贵,并且做事情极其功利,用网络用语是“精准努力”的一个人,让人并不喜欢。一个是身份认同,一个道德品质,我们往往混淆在一起。对于后者,我们完全可以说杨康是个坏人。但对于前者,情有可原,他自幼长在王府,完颜洪烈待他如亲生儿子,如果他真的反过来杀完颜洪烈,才会让人觉得凉薄。古代的忠诚观念非常复杂,并不简单以夷夏来分,而是很强调对恩主的忠诚。哪怕你以大义的名义来背弃恩主,也为人不齿。杨康真以大义的名义刺死养父,才是不符合忠孝观念的。但金庸其实塑造了一个理想人物,萧峰。萧峰情况类似,养父和生父处在敌对国家。所以他最后只能身死。…这个问题过于复杂,也很有趣,确实不是几百字能说清楚的。
关于万博max官网地址 在万博max官网地址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万博max官网地址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